最新版绿色游戏应用软件下载,尽在BOBY手游网!
  • 首页
  • 游戏新闻
  • 武侠故事:雪地之战,刀与剑,雪与血,寒心恨雪,一朝飞霜十日寒

武侠故事:雪地之战,刀与剑,雪与血,寒心恨雪,一朝飞霜十日寒

来源:网络 时间:2021-09-06 15:39:00 编辑:BOBY手游网

武侠故事:雪地之战,刀与剑,雪与血,寒心恨雪,一朝飞霜十日寒 2021-09-06 15:39 来源:人民资讯

江小楼心里震动的同时又向前看去,一道如天外飞仙的剑气刺破风雪,划破天际,流云飞纵般地匝绕在朱雀堂众人的身上……

剑又回到白衣人手上,归入抱剑少年的剑鞘中,似在静息等待,等待下一次的横空出世。

风将定,雪将住,但血未止。

世界仿佛在这一刻静止,顷刻之间朱雀堂的人纷纷倒下,雪地上开出血色的花。

转眼间血花与伤口凝结成霜,血霜。

寒心恨雪

一朝飞霜十日寒

倒在雪地上的人永远告别了这个世界,终将被下一轮的风雪所掩盖。

战斗到此结束。

但朱雀堂还有一人未倒,他就是前玄武门南阳分舵主,后面叛投朱雀堂的王伟之。

萧鹤尘又转过身,不看王伟之一眼,自始至终他也没看云乘风和江小楼一眼。

云乘风负手望天,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。

看着倒下的人群,王伟之身形一阵颤抖,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他能不心慌害怕么!

他是玄武门的叛徒,知道自己的生命进入倒计时了,索性挺了挺胸,使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窝囊。

可是英雄好汉是装不出来的,他胸是挺直了,可是哆嗦的腿还是出卖了他。

“王伟之,你也曾是玄武门的人,我萧鹤尘座下的人不应该这么没种,腿站稳了!”

云乘风与江小楼大吃一惊,虽然先前已猜着几分,但闻言之下还是大为震动,想不到在这冰天雪地中遇上了这个名震天下的人物。

萧鹤尘虽然是背对王伟之,但这一切仿佛都逃不过他的法眼,他即使背对,也能了如指掌。

王伟之还是装不下去了,他毕竟不是英雄。于是他扑通一声跪倒在萧鹤尘背后,说了一大堆他这类人该说的讨命求饶的话。

这时那白衣女子清叱道:“王伟之,玄武门待你不薄,你却狼心狗肺,忘恩负义的将玄武门整个南阳分舵卖给了朱雀堂。

更为可恨的是为了你的一己私欲,将你所知玄武门的机密全盘倒给古绝尘,才导致本门多处分舵被朱雀堂所毁。

此事重大,萧门主不得不亲自岀动。

你以为躲在朱雀堂京师分堂很安全么?要不是为了活捉你押回北方总门活祭,本剑主早就在朱雀堂一剑把你挑了!

你这叛徒躲在朱雀堂大门不迈,捉你当真不容易。但是任你狡猾如狐,总有外出觅食的时候。

你这种下流成性的货色又怎么改得了外出寻幽借艳的本性,从你迈岀了朱雀堂的大门时起,就注定了你的命运。”

不过朱雀堂的人反应真快,从我们刚擒住你的时候就已经追了过来,要不是本剑主早就疏通了城门的兵士,出城还得费番手脚。

现在,你就准备回总堂接受活祭吧!”

这时萧鹤尘说道:“王伟之,我给你一个机会,跑吧,能跑多远是你的造化,兴许能逃过活祭之刑。”

萧鹤尘话未说完时王伟之已撒开腿飞跑,萧鹤尘不紧不慢摘下雪帽,随手掷岀,穿过王伟之颈间,叭嗒一声一颗头颅滚落雪地上。

王伟之无头的身子顺势奔行了一阵才扑倒。

江小楼但见去掉雪帽的萧鹤尘白衣胜雪,高挺的鼻梁,一张清俊孤高的脸,一头黑白相间的头发。

江小楼觉得眼前的萧鹤尘自有一种领袖群伦的气魄,也有一种浊世翩然独立的风标气质,还有一种淡淡的寂寞愁情。

江小楼不明白,以他的身份地位,还有什么可愁的呢?

他当然也不明白,江湖的风,岁月的霜,时光的荏苒,霜了华发,凉了华年。

人生如云霞渐散,逝去的光彩不复还,寂寞沙洲冷!

草色烟光残照里,无言谁会凭栏意?

江小楼呆立了一阵,身旁的云乘风道:“结束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江小楼应了一声,俩人欲转身回走。

就在这时,斜刺里一缕白晃晃的剑光拦了过来,“两位小兄弟,这就走了吗?”

江小楼是第一次听人叫他小兄弟,她发现用剑拦他们的是那个白衣女子,一个体态略丰腴却不失优美,皮肤雪也似白的女子。

这女子有一种成熟大气又不失妩媚的美,这种风韵对很多人来说有一种致命的诱惑。

这种成熟的美不是龙笛那般的青春少女所能拥有的。

一想到龙笛,江小楼的心就不由得一阵伤感!

他伤感他的,云乘风却冷声道:“芳驾拦住我们意欲何为,难道想请我们喝酒吃饭不成?”

白衣女子笑了笑,更添万种风情,“正有此意,想请两位到玄武门分舵坐坐。”

云乘风道:“我看不必了,在下牙口虽好,但是胃不好,怕消化不了。”

“去与不去恐怕由不得两位,玄武门的请客令还没有人能拒绝!”白衣女子回道。

云乘风浓眉一挑,“这是要用强吗?想请动云某还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!”

白衣女子脸色一变,“好一个狂妄的少年人,本剑王倒要试试你有没有那个卖狂的资本!”

江小楼在一旁看两人大有动手相搏之意,当下连忙说道:“这位姑娘,呃,不对,这位大姐,咳,这位大娘……!”

江小楼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称呼,弄得脸红脖子粗,好不尴尬!最后终于说道:“这位剑王,我们只是……”

白衣女子认为他存心戏弄,清叱一声,长剑作势斜挥,卷起一蓬剑光洒向江小楼。

云乘风见状折扇疾点,如封似闭把那蓬剑光挡了回去。

江小楼面色变了变,伸手拦在云乘风身前,“云兄,人家找上的是我,让我来!”

白衣女子哼了一声,长剑又是挥出一片剑光兜来。

江小楼毫不示弱,海天江波掌攻出,掌影翻飞,如涛涛的江浪层层叠叠,一波一波的席卷而去。

白衣女子长剑连演绝学,划岀一道道密密麻麻的剑网,捕捉江小楼挥掌的手。

但江小楼的掌风始终能把近手的剑网给拍散,化成点点剑光,如洒在湖面上的点点星光。

在江小楼的掌风中,白衣女子感觉手中的剑如一片竹板划在水中,左右颤摆,还有些震手。时间一久,就有些把持不住,欲脱手而出。

这时江小楼喝了一声,一式浪卷重楼滔浪滔天地涌向白衣女子。曾经在这一掌下万长亭吃过亏,古珏也受过苦。

如今白衣女子也不例外,她也是连退数步,长剑脱手,在空中随着掌风一荡一荡的同时飞退。

白衣女子止住身形,一手抄住空中的长剑,剑招一变,意欲再战。

白衣女子被江小楼一掌震退,她心里大感震惊,自己位列玄武门四大剑王之一,竟然会败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手上。

这人使的是什么掌法?以自己行道江湖多年的经验阅历竟然看不出来。她虽然到了成熟的年龄,但是争强好胜之心依然不减。

她抄起在掌风中荡漾的长剑,意欲再战。

这时萧鹤尘道:“算了,你不是他的对手,我来会会他。”他边说边往前踱了几步,与江小楼相对而立。

江小楼顿时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,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。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,这就是绝世高手独有的气场。

萧鹤尘瞟了瞟江小楼背上的乌月刀,“身手不错,拔出你的刀,全力出手就是。”

江小楼心里跳了一跳,手心微微冒出汗来。云乘风见状之下上前与他站在一块,说:“放松点,他与你我没什么不同,不必如此紧张。”

江小楼点点头,伸手解下背上的刀来,从刀鞘至刀柄如墨般的黑,刀柄弯如弦月。

这把刀已伴随江小楼多年,握着它他的心就感到一阵温暖。只是这把刀还未曾出过鞘,饮过血,绽放出它该有的光芒。

如今它将要惊艳地出世,也许是王者归来,群雄臣服;也许是辉煌现世,斑驳陆离齐敛艳。

似有某种感应,江小楼的刀将要岀鞘之际,云乘风的箫与那抱剑少年手中的剑一阵嗡鸣,似要夺鞘而出,腾空而起。

萧鹤尘、云乘风两人的脸色变了变,深感诧异。

也许这刀、剑、箫是前世注定的缘分,今生必有一场惊艳的相逢,浪漫的邂逅。

如今,刀与剑即将展开一场惊世的对决。也许在江湖中,惊艳与浪漫不只是在阡陌红尘里,它还在光与火的碰撞中,演绎一场血色的柔情。

剑气横沧海,刀饮千江水。

刀剑为诗诗作舞,江湖风雨论英雄。

如今刀已在手中,剑呢?萧鹤尘一招手,剑来。

刀是“乌月”,剑是“寂寞”,乌月之刀对寂寞之剑,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?

江小楼目视刀身,充满了感情与温度,他已与刀融为一体,仿佛人就是刀,刀亦是人。

这是他的祖传之刀,凝聚多少代人的心血与智慧,希望与寄托,这必是石破天惊,光华绝艳的一刀。

萧鹤尘寂寞之剑插立于雪地上,他把手掌心负压在剑柄末端上,萧然卓立,眼望远方,望向遥远的岁月。

远方是一堆堆的雪,岁月里是一缕缕的寂寞,寂寞如雪。

一缕青丝十点雨,五十弦琴半盏愁。

梦里清秋,人生怅惘,萧鹤尘的愁,是久历江湖风浪,厌倦红尘,以及高处不胜寒的孤独寒愁。

而他的寂寞,则是雨打落花情寂寥的情感寂寞。

海到尽头天作岸,山巅绝顶我为峰。萧鹤尘的剑里有他一生的名望地位,也有深深的寂寞愁情。

如今,他的剑已凌空竖浮在雪地之上手掌之下,嗡嗡飞速旋转,荡出青濛濛的光,即将划出辉煌与寂寞的一剑。

江小楼双手抱刀,刀自动一寸寸的离鞘而出,也即将划出光辉与惊艳的一刀。

就在刀与剑即将划破长空之际,雪地上岀现了无数抄刀负弓的玄衣人,从四面八方向他们围了过来。

这些玄衣人于几丈之外站定,一圈又一圈的把他们围在里面,弯弓搭箭,漫天的箭雨朝他们飞射而去。

众人不停的挥舞刀剑格挡,但是箭雨何其多,前赴后继,一波又一波的如漫天的蝗虫般向他们射落。

在这种箭雨下,基本上无计可施,进又不能,退又无路。众人背靠在一起,奋力挥舞刀剑格挡。

蓦地一声龙吟响起,紧接着一道剑光冲霄而上,上到半空又折射向第一圈射箭的玄衣人。

匹烈的剑光似流云飞纵般匝绕一圈,顿时鲜血蓬飞,里面第一圈玄衣射手纷纷用手捂着脖子倒了下去。转眼间脖子上结了一层红中带白的血霜。

这又是萧鹤尘独步天下的“驭剑术”

寒心恨雪

一朝飞霜十日寒

这种举世无双的剑术需要极深的内力才能施展,是极耗内力元气的,一般非到万不得已时不轻易使用。

这惊天动地的一剑一下镇住了放箭的玄衣人,射来的箭雨似乎缓了一缓,但他们马上又恢复漫天的箭雨攻击。

然而他们这中间的一缓露出了破绽,所谓细节决定成败,有些时候细微的差错往往导致失败,甚至是一败涂地。

云乘风与江小楼利用这中间的一缓,施展绝顶轻功飞跃过包围的人圈,纵落在他们的背后。

这样一来,就与里面的萧鹤尘他们形成内外夹击之势,一时局势逆转过来。

云乘风与江小楼在外围立即展开狂风暴雨般的攻击,由于是近身攻击,玄衣人的弓箭发挥不岀作用,两人如虎入羊群,大肆攫取宰割。

江小楼掌影翻飞,掌到人倒,但他只是封住玄衣人的穴道,一一点倒他们,所以并没有造成伤亡。

但云乘风就不一样了,他出手绝不留情,扇落血飞,如砍瓜切菜,地上死伤一片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包围圈最里面的弓箭手要对付萧鹤尘他们,无法反身回援。即使反身也没用,因为云乘风与江小楼两人是在人群中,乱射只会伤到自己人。

这里面包围圈中间的玄衣人非常为难,想支援外围也是无法捕捉云乘风与江小楼的身形;支援里面背后同伴的哀嚎声不断的传入耳中,简直如芒在背刺。

萧鹤尘、云乘风、江小楼等几人里应外合,以势如破竹,摧枯拉朽之势攻杀。围攻的玄衣人一片片的倒下,鲜血染红了雪地,如铺上了一层层红毯。

但是围攻的玄衣人太多了,一时半会取之不下,玄武门其他人已经全部中箭身亡,只剩下萧鹤尘、寒铁衣、林菁华三人。

萧鹤尘又是一声龙吟,寂寞之剑化作一道白虹射向围攻的玄衣人,驭剑术再度出手,立时又倒下了一圈敌人。

就在这时只听轰隆一声大响,萧鹤尘他们三人的脚下塌陷出一个大大的深坑,底下立满了明晃晃的尖刃。

人如果掉在这些尖刃上哪里还有命在,但萧鹤尘他们三人却直直的落了下去,脚下踏空,岂有不掉下去之理。

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萧鹤尘飞速把剑插在背上,陡然深吸一口气,竟然加速向下坠落,双掌倏地向头上的寒铁衣、林菁华两人推岀。

寒、林两人顿感脚下一股极大的上顶之力涌来,两人不由多想,借力向上提纵飞跃出深坑。

两人刚回到地面,一齐回头朝洞里大喊:“龙头……!”立时一蓬箭雨扑身而来,两人匆忙回挡。

萧鹤尘出掌送两人上去脱险时,他自己已处在极危机的境地中,眼看就要被万刃穿心……

就在鞋底板刚触及尖刃的霎那,萧鹤尘的身形突然向右一折,一脚大力蹬在坑壁上,借这一蹬之力身形向左上方折去。

然后又迅速出脚往坑壁上蹬,又借着蹬力身形往右上方折去,如此反复身形往上升去。

出得洞口,萧鹤尘终于舒出一口长气,他这出掌救人、一连串的蹬壁上升,全凭一口真气尽力施为。

换作内力差一点的人是根本办不到的,即使强如萧鹤尘,也在鬼门关打了一个转回来。

他用了两次驭剑术,又从坑洞中救人以及自己脱身,内力消耗巨甚。寒铁衣与林菁华两人看到他脱险,甚是高兴,挥舞长剑与外围的江小楼、云乘风应合,展开全力攻击。

一连串的受挫使萧鹤尘心头火起,他运起全身功力凝聚在剑身劈向雪地,荡起无数的飞雪洒向围攻的敌人。

内力绝世的高手,摘花飞叶即可伤人,这漫天的飞雪中凝聚有萧鹤尘的绝世内力,打在围攻玄衣人的手上、身上,虽不至于伤人,但也疼痛异常。

萧鹤尘的飞雪攻击大范围停滞了敌人的箭雨攻击,外围的云乘风与江小楼,里面的寒铁衣、林菁华扑入人群中展开全面的攻击。

一时剑气纵横,掌影重重,扇影绰绰,弓与箭齐飞,人与刀齐落。落在雪地上,落入坑洞中,没了声息,像一场场寂寞的离去。

飘蓬残雪漫天挥洒,雪与血交相掩映。飞雪飘起漫天的素白,飞血演绎一场血色残红。

在几人全力夹攻下,围攻的敌人终于被击溃,留下满地殒落的躯体,部分剩余的做星点逃散。

胜利在手,几人的衣衫上留下了刺目的嫣红,但江小楼是例外,他身上没有一丝血迹,显得那么与众不同,超然于外。

经过这场大战,他们几人功力消耗巨大,寒铁衣与林菁华还受了比较重的伤,于是几人盘坐调息一阵。

天色破晓,新的一天重新开始,也是新的挑战。

对他们来说,战斗才刚刚开始,江湖人,江湖老,这是无可改变的宿命结局。

有时候,人生就是一场宿命,我们如同活在囚笼枷锁中,无法逃避,无法挣脱。

随心所欲只是一个向往的梦,里面的快意逍遥终究是一场梦幻空花。

走过路过,觉得可以请支持一下,感谢!

来源:往事隔山水万重

热门攻略
龙鼎帝尊传奇下载

龙鼎帝尊传奇

动作格斗 405MB
龙鼎帝尊传奇_龙鼎帝尊传奇手游最新版预约,二零二一下载站小编给大家带来详细的龙鼎帝尊传奇_龙鼎帝尊传奇手游最新 […]
立即下载